井冈山大学论坛|井冈杂谈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[30秒完成]
搜索
查看: 10705|回复: 8

[原创/练笔] 夏天,没有骨头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8-3 09:3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那些树


谷雨过后,一直下雨,院子里的葡萄叶散落一地。从葡萄藤下经过,偶尔遇见几只刚刚破蛹而出的蚊子,沾着湿气,连声音也脆弱了许多。我以为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都将困禁在这绵绵不息的春雨中。

我是讨厌蚊子的。村里人说,有树的地方蚊子会很多,比如爬满窗户乃至蔓延并且悬挂于排水管上的那根葡萄藤,比如水井旁边每年开花但不太结果子的芭蕉树,当然还有那棵至今都没长过我身高的枇杷树,都会招惹蚊子。好在被雨洗得干净发亮的叶子,在我从屋子跑进厨房的那刻,让我的内心阔亮了许多。

我从来都不讨厌一棵树,就像我和父亲从来都不讨厌那棵不结果的芭蕉。树是父亲托人从外地带回来的。种的那天,父亲特地在院子里挑了块最肥沃的地。接下来的几天,父亲总是一吃完饭就走去看看。芭蕉树长势很快,不到一年,就长到了三四米高,周边也迅速地繁衍了几棵。父亲在教课之余,都会从学校赶回,将周边所有的杂草清除。我每次回家,也会提着满满的一桶水,用勺子沿着树根为它浇水。或许我和父亲一样,都希望在不经意的时候,看见一串青色果实,悄然挂在枝头。但芭蕉树却不会这样想,水土不服或许是它最大的痛。有一年春天,我看见一只蜜蜂偷偷跑进了院子,并且灵巧地钻进了芭蕉树的花蕾里。我跟父亲说,今年应该可以看见芭蕉树结果了。父亲点了支烟,带着商量的眼神看了看,然后什么也没说。我知道,其实父亲满心是欢喜的。村里人也老喜欢问我父亲,什么时候可以吃到你家的芭蕉啊?快了,应该会有的。可惜,那年夏天,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几只鸟儿,把刚刚破蕾而出的芭蕉啄碎,一场大雨过后,果实全部溃烂。如此,竟让父亲伤心了好长一阵子。

后院的葡萄藤是小叔不经意种下的。母亲说在我离开家在外求学的四年时间里,它成熟了两次,并且长满了葡萄。而我却总是有些遗憾。先是我自己在同样的一个位置,从三爷爷家经心剪了一段最有可能扎根长叶的藤枝插下,结果没到立夏,就已经干枯了。继而是母亲打来电话,说头年的葡萄长势很好,她和父亲每天割完稻子,便在葡萄树下乘凉。夜风很大,不用摇扇子,偶尔摘几颗葡萄尝尝,酸酸甜甜的。屋里开着电视,不用看就可以听到剧情的进展。不远处的田间,几个打着电瓶灯抓泥鳅的年轻人好像收获蛮多。两个人只是担心我,还没毕业就在外面找事,不知道有没遇见什么烦心的事。

我总说没有。我问母亲:樟梅山土垄田埂上的梅子熟了吗?母亲说熟了,大概能摘两箩头呢。不过还没过完暑假,就被一些调皮的孩子摘没了。母亲说话的时候有点恨恨的。母亲说这些孩子总是半夜去摘,把种在田垄里的花生藤踩死了许多,梅子也散落一地,都能捡半大篮子。下次一定要让你父亲把树砍了。我知道母亲并不是伤心这些被偷的梅子,也不是伤心被踩死半垄土的花生,而是我这个一直在外不回家的儿子。

梅子树是我高中毕业那年种的。一棵靠近水塘,一棵靠近水渠,舀水很方便。我跟母亲说,我最喜欢吃梅子了,你一定要帮我照料好它们。母亲很开心,一边擦汗一边对着我笑。母亲是不善于言语的,她的微笑便是一种承诺。乃至事隔多年,每次梅子成熟,母亲都会打电话给我,说熟了,快点回来。

咸鸭蛋


到了立夏,我依旧钟情于握在手心饱满厚实的咸鸭蛋。

关于立夏吃咸蛋的说法有很多种,母亲比较喜欢耐热的说法。母亲会在立夏那天,为我和弟弟准备几个带在身上。到上课的时候,我会趁着老师写板书,打开书包偷偷地咬上一口,然后砸吧砸吧嘴,让同桌羡慕不已。

母亲不是这样想的。打小我的身体一直不好,基本上是靠打针吃药读完小学。到了初中,我坚持每天早晨跑步去学校,身体是健壮了许多,但还是落下了一干粗活就流鼻血的毛病。朵里贼爷爷说,这孩子体虚,耐性差,要多补。因此,到了立夏,我总比弟弟多吃一个咸鸭蛋。

村里人大多喜欢腌制咸鸭蛋,有孩子读初中的人家更甚。父辈读书的那会儿,都是在学校吃住,家里一般会准备一个星期的菜,用麦乳精瓶子装好,再在瓶盖上加张干净的纸或者塑料袋封紧,这样不容易馊。其中炒黄豆子、萝卜干最为普遍,但最好的还是咸鸭蛋。老一辈人说,咸鸭蛋比咸鸡蛋、咸鹅蛋要好,但具体怎么个好法,却没人知道。母亲自己摸索出了两个理由,一是鸡蛋比鸭蛋小,在放盐同等的情况下会比鸭蛋咸,而鹅蛋因为壳厚又很难进盐分;二是腌好咸蛋煮熟后,鸭蛋比鸡蛋、鹅蛋光鲜,而且蛋黄通红,跟夏天的太阳一样,多吃几个就完全可以抵御夏天的热气。

我家的咸鸭蛋一般是在清明左右腌制的。母亲在腌制的前一天会做好分工,弟弟去买盐,我和父亲去挖黄泥,她到邻居家挑选鸭蛋。挑选鸭蛋的技巧也很多,比如观察蛋壳的颜色、是否有裂缝、手摸蛋壳是否有粗糙的感觉;比如用拇指、食指和中指捏住轻轻摇晃是否有声音;还有就是把蛋放入水中,或者用手轻握鸡蛋,对光观察。母亲一般是直接把鸭蛋放在手心,有沉甸甸感觉的便是好蛋。这样一来,没有了所谓的“一看二晃三关照”的繁琐,卖蛋的邻居也很高兴。

挖黄泥当然也要费点心思。父亲认为,檐屋背后面荒田里的黄泥最好。表层的黑土很肥,中间的黄泥略带石膏,和蛋壳的成分也很接近,这样腌制出来的鸭蛋不容易洗碎而且耐高温,至少在沸水中也不会煮到爆裂。同样,腌制咸蛋的草灰也要选用上一年的早稻蒿。母亲一般会提前准备好一捆早稻蒿烧火做饭。这样,到了真正腌蛋的时候,可以保证有足够的草灰使用。

做好了一切前续工作,接下来就是裹黄泥和粘草灰了。母亲一般不会让我们三个男人插手,我和弟弟也只有干看和等吃的份。一般只要二十到三十天左右,刚好就是清明到立夏的这段时间,就可以拍碎黄泥启开坛子煮吃咸鸭蛋了。

最近这几年,村里做咸蛋的人家越来越少了。孩子读书住校,一般都是家长直接给钱到学校食堂打菜。而最为真正的原因,便是养鸭的人家太少,到市面上很难买到真正的家养鸭蛋,再加上人们立夏吃蛋的习俗也变得随意,将就着吃个茶叶蛋,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

今年立夏,食堂的汤师傅煮好满满的一盆咸鸭蛋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。我依旧觉得,这是件幸福的事情。


田螺以及蝉


从立夏到小满这段时间,村里的孩子是找不到什么比较刺激的玩物。除了跳跳绳、玩玩躲猫猫,就是千篇一律的警察抓流氓。等到玩腻了,便约几个水性较好的到池塘里去摸田螺。

村口池塘水很脏,尤其是天气逐渐转热后,村里的水牛全部赶下水里,沿岸这一块区域常常会看见黑乎乎的牛粪浮起来,惹得我们几个爱干净的小孩宁愿绕道,也不打那边过。但是隔壁村的几个老妪却从不嫌弃,因为水肥的地方鱼儿多,田螺也繁殖密集。常常不到一个钟头,她们便能摸到大半脸盆,甚至还有巴掌大的河蚌,着实让人羡慕。

去摸田螺,必须是三五成群。到了星期六上午下完课,路上大家互相约好。吃完午饭,脱光衣服端起脸盆就往水塘跑去。摸田螺的脸盆要求是破的,但也不能全破,有几个稍微漏水的洞最好。一来脸盆可以继续浮在水面,二来适当漏点水进去,不至于让火热的太阳晒死田螺,自己则一个猛扎潜入水底,手在塘泥表层摸索,脚丫子托着脸盆前行。待到田螺摸得差不多了,大家便围着圈坐下,金金矮子会变魔术一样地从一块砖头下面拿出扑克:“开牌九了,大家押注,一次一把田螺,输了立马下水再去摸。”如此,一玩就是一个下午,待到父母寻来,发现我们在赌田螺,随手捡起一根木棍追得我们四处乱窜。机灵点的直接跳进水塘,潜水游远,胆小的就会被家长揪着耳朵提回家中。打骂一场在所难免,而最让我们纠结的,便是整个夏天我们都将远离水塘,一个完美的夏天就这样夭折了。

不能摸田螺,就得找寻别的玩意。比如上水村的木木,就带来的一项新鲜的游戏:斗蝉。这种蝉和秋蝉有些区别,蝉的翅膀相对比较软些,但力量很大,尾部鲜红的很,像极了我们的红领巾(我们暂且称之为红蝉)。红蝉在村里的树上很难找到,必须是上水村后山的松林里才有。由于学校临近的几个村子都离松林太远,所以上水村的学生就会趁这个时候大赚一把。一颗酱腌子或者一把橡皮擦换一只,乃至到后来有人出到一把小刀换一只蝉王。

酱腌子是永新独特的小吃。家里人腌制完酱萝卜和酱姜后,将坛子里剩余的酱渣集中起来,掺点米饭兑些水捏成肉丸大小,放在团箕里晒干,然后再用小坛子装好,直到表层起一层厚厚的白沙。这样的东西,在打米糖的一朵那里,卖到五分钱一个,而我们当时一个星期的零花钱也不到两角。

金金矮子是我们班里最先买的。他只用了半颗酱腌子,就从木木那里换到了一只体型较威猛的红蝉。也正是他开了先河,才导致木木吃肥了嘴,索性卖到一颗酱腌子一只还爱要不要的垄断地步。

斗蝉和斗蛐蛐不一样。在比赛之前,我们都要将红蝉的翅膀稍微剪短,并且拔掉它们全部的腿。一来是为了保证红蝉飞不远,二来即使它能够飞起来,没有腿,也只能落个束手待抓的结果。蝉本身很温和,但不知为何缘故,当两只蝉放在一起,它们就会互相扭打。用头去撞,或者互相拍着翅膀。周边顿时热闹起来。金金矮子的红蝉起初很厉害,赢得了不少战利品,比如薄荷糖(一毛钱一块,可以分成十小份)、小糖豆当然还有酱腌子。

不过,后来武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只红蝉,直接就把金金矮子的蝉王逼进了墙角。蝉王一看形势不妙,转身逃跑,却不料飞起来撞上黑板,掉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。金金矮子恼羞成怒,上前补上一脚,蝉王的所有荣誉就粘在他的脚底,再也不复存在了。



发表于 2011-8-3 11:2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谁写的啊?
发表于 2011-8-3 11:3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童年美好的回忆!!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3 14:3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永祖文 于 2011-8-3 14:32 编辑

当然我写的。。。。。
发表于 2011-8-3 15:5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4# 永祖文


    学文学的就是不一样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4 14:3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什么不一样?难道很霸气?
发表于 2011-8-14 21:35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长写的真好··风格很朴实··很亲切··感觉都不太像现在人写的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16 15:0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长写的真好··风格很朴实··很亲切··感觉都不太像现在人写的
蘓缇璎珞 发表于 2011-8-14 21:35



    你们小时候,肯定有好多我们那时候玩的游戏都没玩过啦!~
发表于 2011-8-16 16:0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8# 永祖文


    你玩的我们也没玩过啊···呵呵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23 14:5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  永祖文


    你玩的我们也没玩过啊···呵呵
蘓缇璎珞 发表于 2011-8-16 16:00



   没玩过,就多看看别人写的文字吧。每代人的玩法不同,多看多想,还是对自己有好处的!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[30秒完成]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井冈山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GMT+8, 2020-11-30 12:05 , Processed in 0.15811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井冈山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